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六合最早网站 > 上海出台助企纾困“50条” 科技企业盼“甘霖”
 

上海出台助企纾困“50条” 科技企业盼“甘霖”

【论文时间: 2022-06-15 20:28

  6月1日,是顾文军的生日,也是上海解封的首日,上海这段静默期宣告结束。在这天,顾文军很早醒来,胡子刮了三遍。

  生活总需要一些仪式感,顾文军也不例外,他是上海本土半导体咨询机构芯谋研究的创始人。在长达两个月的静默期里,他的公司不能开发票,业务受到不少影响,但当工牌重新挂在脖子上那刻起,他感到“每个毛孔都是通透的,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顾文军这番昂扬斗志,还在于上海市重振经济“50条”所给的信心。5月29日,上海市发布了《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行动方案》涵盖市场主体纾困解难、复工复产复市、稳外资稳外贸、促进消费、拉动投资、资源要素保障、民生保障和优化营商环境等8个方面共50条具体政策措施。

  《行动方案》还显示,上海市于6月1日起取消企业复工复产审批制度,也就是说6月起就不存在复工“白名单”了,同时还出台了系列政策稳外资、促消费、扩投资。科技企业是受疫情冲击最大,也是复工复产最早的企业群体之一。那么,上海的科技企业复工现状如何?目前诉求又有哪些?

  上海几家科技企业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们已经在为全面复工复产做准备了,核心诉求包括希望政府能给予房租和税费上的补贴,增大贷款发放力度等。

  云服务企业云轴科技ZStack有关人士表示,该公司于5月31日发布了复工两步走计划,职能部门会按需安排人员返岗处理事务性工作,研发人员则居家开发,待后续情况进一步缓和后再安排复工事宜。

  “完全复工预计也要端午节之后,公司会提前沟通好园区的交通和餐饮提供情况,然后再做安排。”该人士还表示,在停工的这两个多月,最希望的是政府可以给予房租和税费上的补贴,虽然《行动方案》目前还没有明细申请规则,但涉及到的登记途径,他们已经在跟进了。

  虽然目前还没有全面复工,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万业企业子公司凯世通被列入复工复产首批白名单,上海工厂已有两批工程师驻厂从事闭环生产,该公司在安徽的组装厂并未停工,所以整体上分散了供应链风险。“希望赶紧全面放开吧,包括运输、海关、政府办事机构等。”万业企业方面表示。

  有序复工的还有自动驾驶芯片公司黑芝麻以及人工智能企业小i机器人。“我们公司可能会稍微晚一两天,但已经在做复工复产的各项准备了。”小i相关人士表示,作为软件公司,很多工作都可以在线完成,业务员与客户的洽谈可以在线完成一部分,只是不能去现场拜访客户,部分需要在现场实施的项目有延迟。“希望政府给予一些专项扶持资金,增大贷款发放力度等。”

  作为全国重镇,上海拥有国内最完整的产业集群,从设计到制造,再到产业所需的封装测试乃至EDA等细分领域,涵盖了半导体产业的完整链路。在《行动方案》50条政策措施中,哪些措施是上海半导体行业最迫切需要的?

  对此,电子创新网CEO张国斌表示:“有三点对上海半导体企业最有帮助,首先是建立长三角产业链互保机制,共同保供强链,因为长三角整个半导体产业链的相互依存度非常高,这个联保机制的助力很大,能落实起来是最好的。”

  他还指出,畅通国内国际物流的运输通道,帮助也比较大。“因为很多集成电路生产企业的原材料必须得进口国外的,比如特种气体、光刻胶、清洗液等,所以必须要确保国际国内的供应链畅通,只有物流运输的畅通,才能保证整个产业链的正常。”

  “重大内外资项目的顺利推进,也有一定帮助,国内急需一个完整的半导体供应链,比如临港就新建了很多大项目,确保这些项目顺利推进,都比较正常,对于产业链的稳定非常有好处。”张国斌说。

  而探索科技首席分析师王树一则从芯片设计、制造和封测三个环节来阐述。“制造和封测端都是生产型企业,这50条里相应的生产型政策都是他们所需要的,芯片设计则有点类似于软件行业,他们可以在家办公,但效率比较低,能全面复工复产肯定是有好处的;财政上的支持、减税、缓缴社保等对于一些现金流不充裕的企业来说,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保证措施。”王树一说。

  “从3月以来,两个多月的停摆状态对于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来说,意味着长时间的低收入甚至零收入。”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吴清说,《行动方案》从4月中旬有关部门就已经开始进行准备,内容涉及复工复产、恢复经济的方方面面,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助企纾困,首先从房租、人工、社保入手,上海市的行动方案提出了一系列措施。

  顾文军表示,在封禁期间芯谋研究遭遇了开发票的难题,还有不少公司也有这样的经历。“封闭后关键是不能对外快递发票,有的公司开票机在公司,即使开了发票也不能快递。”顾文军表示,靠着一些老客户的支持,在没有发票或电子发票的情况下就付款,芯谋研究才得以支撑下来。

  日前,芯谋研究做了一份关于《疫情对上海半导体产业的影响》调查问卷,共收集到110份骨干企业的反馈,被访者以在上海较大型公司的管理层为主,覆盖了芯片设计、设备与材料、芯片制造与芯片封装等重要的半导体产业环节;上海地区被访者占比达78.18%,其中从事芯片设计的最多,占比40.91%,设备与材料占比24.55%,芯片制造占比18.18%。

  问卷显示,在调查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中,80%的被访者认为物流断裂是影响供应链的最大因素;47.27%的被访者认为,原料与设备企业的停产是影响供应链的最大因素;32.73%的被访者认为疫情对其公司供应链最大的影响是代工或封测企业停产或减产;19.09%的被访者则选择了设计企业停工。

  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运营也有不同程度的影响。问卷显示,67.27%的被访者认为此轮疫情对公司年终业绩目标影响很大;27.27%的被访者选择公司的现金流出现了问题;21.82%的被访者认为公司出现了降薪或奖金减少现象;30%的被访者认为其公司拥有良好的抗风险能力。

  整体而言,此次疫情对企业的年收入造成了较大程度的影响。有38.18%的被访者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年收入具有一定影响,影响幅度在5%~20%;31.82%的被访者认为,疫情对企业年收入有较大影响,影响幅度在20%~50%;16.36%的被访者认为,疫情对企业年收入有重大影响,影响幅度超过50%;9.09%的被访者认为,疫情对企业年收入影响较小,影响幅度在5%以下;仅有4.55%的被访者选择了疫情对企业年收入没有影响,反而有所增加。

  此轮疫情过后,企业是否会搬离上海呢?问卷显示,77.27%的被访者表示没有搬离上海的计划。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上海半导体产业承受了巨大压力,以前不起眼的开发票,此时就难倒了多少英雄汉。”顾文军表示,芯谋研究不仅亲身体验了这场历时两个多月的次生存之战,并且听到、看到了上海半导体产业同仁们的韧性与不屈。

  面对全面复工复产的到来,顾文军给相关政府部门提出以下几点建议:一是组织政企座谈会,顶层帮助了解需要,提振产业信心;二是尽快全面恢复交通,保障员工出行通畅、物流运输顺畅。

  “物流中断是疫情对半导体产业影响最大的问题,交通的全面恢复,既是全面复工复产的典型表现之一,也是经济恢复的关键。在防疫期间,上海市实行了不同区域不同时段的封闭管理,但企业员工分散在不同的区,顺畅的通行是人力恢复的关键。”顾文军说。

  他还进一步建议,扩大减税减租范围,解决小微企业现金流中断危机;允许部分企业服务容缺受理,简化流程,提高效率。“疫情导致了企业、个人很多办理需求积压,包括贷款、申请补助等项目。对于企业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建议简化企业服务的流程,让企业快速得到输血。”

  顾文军最后建议,要明确上海市不同区域疫情等级划分,方便更多人进出上海。“因上海市的疫情防控等级划分与其他地区有别,导致了各地对上海不同区域往返人员的政策一刀切。这不仅不利于半导体产业的交流,也会拉长产业经济恢复的时间。”他说。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